日本写真女星与瑜珈老师

2020-07-14 8854
[景点推荐]日本写真女星 与 瑜珈老师日本写真女星与瑜珈老师日本写真女星与瑜珈老师 line mikekitty 当前离线
抢了亚洲航空的廉价机票,先飞曼谷再北飞清迈,虽然才花不到台币2500,却不知道到底要去清迈乾嘛……
「好吧!那就从清迈去老挝吧,反正都没去过!」心里头这样打算
出发的前一天晚上特别看了背包客栈的论坛 想知道台湾人去清迈都住哪一间guest house「嗯……「green house」的讨论最多,就这间了!」
日本写真女星与瑜珈老师

到清迈那天刚好是礼拜天,晚上有Sunday market ,从thaphae gate 延伸出去,走都走不完,逛回去都已经11点,green house 里住了哪些旅人我全没看到,强烈的好奇心只能先压抑着
隔日一早,天刚亮,住在2楼第一间的我,打开门就趴在走道栏杆上,俯瞰整个庭院,一边算着到底有几双鞋摆在每个房间门口,一边等待着这些旅人们起床,看能不能有机会找到一起去老挝的伴。
然后,印着白色阿拉伯数字「6」的房间门打开了!理论上,应该是在我住的7号房隔壁,但它却在同一栋的一楼,所以实际上我们几乎是隔着最远的对角线距离,因此,我得拉长身体,弯着腰才能看到从那房间走出来的人。
日本写真女星与瑜珈老师
她低着头,缓慢地穿上整齐摆在门外的鞋,然后」喀」的一声,将门板的锁扣上。
保持奇怪姿势的我,静静看着她,不过,如果被什幺人看到应该毫无疑问会被认为是怪老头或变态的偷窥狂吧!
她仍然缓慢地转身,移动,走到庭院中央时,像是突然想起什幺似的,停下脚步,抬头,将视线转移到我这边,如同看着考捲上从未练习过的数学习题一样,那眼神充满疑问!
「good morning~」 赶快说点什幺并带着微笑来化解尴尬吧!
歪着头的她,像是得到解答般,放鬆了下来,露出笑容,点了点头:「good morning」
听得出来是日本人的口音,也确实拥有让人一眼就可以认出她是日本人的气质与容貌,只是,以背包客来说,她也未免好看的有点过头了…..
日本写真女星与瑜珈老师
「M.E.G.U.M.I …… my name is Megumi Iwamoto」 她在红色餐巾纸上写下她的名字并仔细地唸给我听,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岩本 めぐみ』这名字,曾是日本情色时尚摄影大师米原康正镜头下的写真女星。
日本写真女星与瑜珈老师
她说她是来清迈进修泰式按摩的,混合着」 Rusie Dutton」的按摩法,4年前在日本京都开了家自己的店,店名叫「ram muu」,泰文dancing hand的意思,因为她强烈地被泰国传统舞蹈中,形状美好且优雅的那双手所吸引,所以,非取这名字不可。这次带着学生到泰国学习」 Rusie Dutton」,然后待在清迈两个礼拜,接着要去印度研习一个月的瑜珈课程。
日本写真女星与瑜珈老师
我们在green house隔壁巷子的一家复合餐饮小店,一直聊着,从完全的陌生开始累积情感与信任,累积那共同拥有的什幺。
之后的每一天,我们都会来这家叫「happy juice」的小店报到,有时一起聊天,有时各自看着自己带来的书,她看的是文库本 妹尾河童 的书,我带的是村上春树的1Q84精装本;就像高中时期和同学为了準备联考而在图书馆K书一样,偶而交换意见,偶而提出问题,偶而专心于书本上。
日本写真女星与瑜珈老师
那确实是非常令人怀念的时光,电台广播不断放送着让人感到心碎的泰式情歌,午后炎热的风徐徐吹着,深蓝色的天空,象徵性浮着几片淡淡的白色云朵,一切都鲜明的像刚发生没多久…..
日本写真女星与瑜珈老师
「我们到chiang dao山上露营去吧!」在某个晴朗无云的下午,她拿着一份日文情报对我说。
那是在距离清迈北方72公里远的小镇,坐车要一个多小时,似乎是泰北几个原住民部落联合的传统文化与音乐祭,不知为何和日本人一起合办,一连七天,简直就像在山上的低调版春天吶喊。
日本写真女星与瑜珈老师
我们在溪边搭起粉红色的帐棚,然后悠哉的喝着啤酒四处闲逛。搭配各式传统服装的女孩们在人群中不断穿梭,舞台上日本人与泰国人的表演穿插着。
日本写真女星与瑜珈老师
日本写真女星与瑜珈老师
日本写真女星与瑜珈老师
在夕阳落下后,暑气未完全消散之前,她问我:你想要尝试一下混合着」 Rusie Dutton」的泰式按摩吗? 现在这个时刻最好,凉爽,不会太热。
当然,这种事不需要思考就可以回答。从认识的第一天开始,我都在想这件事情。
『泰式瑜珈是泰国从远古时代流传至今的一种保健方法。「Rusie」是泰国古语,指的是「修行者」或「仙人」的意思。「dut」指「伸展、扭转、拉 紧、按压」等动作,「ton」则含有「自己、自我、一个人」的意思。也就是直译之后,就成了「仙人体操」的意思。
仙人们在修行的时候,常常 会保持着同样的姿势很长的一段时间,这对于身体是很大的负担,所以很容易导致血液循环不良,造成全身上下这里痛那里痛的。因此,为调养僵硬的身体,并让心 情焕然一新,就发明出各式各样的姿势。据说这就是泰式瑜珈的起源。』
她把带来的瑜珈垫铺在粉红色的帐棚里,然后示意我趴下,并垫了个三角枕在我胸口。她跪在我双脚之后,仪式般地念了几句话,并同时调整呼吸,轻轻地移动到我身体的右边。
她从右边小腿的肌肉按压开始,依序往上到大腿外侧,很容易可以感受到她手指的劲道,那是经过无数次的摸索练习与实际操作才可能得到的适当力量。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山里的寒气慢慢渗透进来,她点起事先準备好的蜡烛,并无声地帮我盖上毛毯。
在淡淡的昏暗中,凭着长久以来对人体肌肉结构的记忆,她按照自己的节奏与顺序,不疾不徐的继续按压着。
摇曳的烛火与规律的呼吸声感觉越来越远,然后,接下来的记忆变得毫无顺序且极为模糊……
精油蜡烛的香味,女生衣服的味道,手指的触感,她脚掌的温度,远处人们嘻闹的声音,微弱的月光,全都像稀薄的燕麦粥一样,无法掌握,混杂在一起……
唯一深刻而清楚留在脑海里的画面是
她採取高跪姿,用脚踩着我左大腿内侧,藉腹部的力量顶着我的脚掌,然后伴随着她伸长手臂的位置变化与呼吸的深浅,变换拉扯的力量到与施压的时间
那是我从没见过的方式,像是自己在练习瑜珈般,配合着她特有的律动、呼吸与伸展,并从当中取得巧妙的平衡......
而混乱的记忆组合里,只有规律的呼吸整齐不间断地重複着
以及
她那始终如一的认真神情......
日本写真女星与瑜珈老师
在那帐棚里,身体实际的碰触与温度的交换,似乎更增加我们彼此的信任与理解
「睡着了。」在我恢复意识,慢慢睁开眼后,她带点得意的笑容对我说
「你的身体告诉我,小腿和肩膀非常疲累。」 megumi非常简洁扼要的结论
「对啊!…….因为,我太晚遇到你了啊……」 我一半认真一半开玩笑地这样说
「….. ……」原本规律的呼吸,一不小心没跟上原有的节奏,不过就像老练的爵士乐手,她从容地调整了呼吸的深度。
远方传来絃乐器与手打鼓合奏的声音
「我们去听音乐吧!」 我拉着她的手,往舞台的方向跑过去。
日本写真女星与瑜珈老师
「你会做梦吗?」 在舞台正前方的我,不得不提高音量在她耳边大声的提问。
「已经很久没做梦了,练习瑜珈让我保持相当程度的放鬆与平衡,可以不去想任何事情。」
「我几乎没有一天是不做梦的,感觉好像身体休息了,脑袋却整晚开着灯不睡觉,真的非常困扰,很累。」
Megumi转过头来看了我一下,淡淡的吐了一口气:「以前的我甚至连睡觉都没办法喔!即使是躺着,脑袋依旧拚命在想着什幺,完全无法休息。常常躺到天亮都没睡觉就接着隔天的工作!有时候乾脆放弃躺在床上,起来做些手工。」 她从侧背在腰间的袋子拿出一个白色零钱包递给我,」那时候做了好多像这样的东西……」
看的出来使用过好一阵子了,虽然只是一般的羊毛加上拉链缝製而成的简单东西,感觉还是要花上不少时间……
「练习瑜珈吧!心里头平静,身体跟着宁静,你会变开心的。现在的我很知足喔!」她露出不做作,让人信任的微笑。
时间之流毫不留情地从她身上带走了什幺,同时残酷地留下岁月的痕迹,30岁的Megumi不再拥有当初写真集里的青春,那是谁都没有办法的事情…….
日本写真女星与瑜珈老师
从以前的写真女星,到现在的泰式按摩老师,心情的转换与心态的调整,程度上应该远远超乎我所能理解的範围,她的建议有着比任何人都强大的说服力。
「你来教我,我跟你学瑜珈,好不好? Megumi老师!」
「好啊!可是这件事你要不间断并持之以恆喔!」她很认真的告诫我。舞台上原本只有四人的演奏,又多了个吹口琴的日本人,但却不影响那整体声音的和谐。
在下一个团体上来表演之前,主持人特别提醒:」今天是满月喔!请大家抬头看看。」
「陪我去抽菸吧!」在大家都望着夜空时,她凑到我耳边说
如此讲究保健与养生的她,却持续的抽菸,老实说,有种非常不协调的感觉!也许是某种依赖吧!某种什幺都没办法替代的依赖……
「我从老挝带了一整包的marijuana,我们不如抽这个吧!」
日本写真女星与瑜珈老师
那是我在老挝 旺阳VangVieng的露天酒吧,花台币200元买的,大概有3分之1 的lonely planet那幺大包!
「だいじょうぶですか?」她瞄了我一眼,然后不带任何表情地用日文问我,但那语气象是对着刚进部队的菜鸟说:」……你……可以吗?」
「だいじょうぶ!」我直接了当的回答。
鼻音奇重的日本歌手,拿着形状如玩具般小巧的吉他,在舞台上开始演唱了起来,许多原本站在远处,围着营火取暖的日本观众,纷纷向舞台靠近。
似乎是个颇具人气的歌手吧,不过,却丝毫也引不起我的兴趣,当下,有更重要的事在等着我…..
与人潮的方向相反,我和她一起穿越人群,特殊的鼻音与清亮的吉他声在身后,像背景音乐般衬在满月的夜空中。
「就坐在那里吧!」 Megumi指着横躺在粉红色帐棚旁边大约3公尺远的枯树乾。
「如果可以,我想去更远、更隐密的地方!」我心里头这幺想。
帐棚旁的精油蜡烛还继续燃烧着,背景音乐在月光下也无可挑剔地保持一定的音量。
我请她拿出香菸。
她从腰间的包里拿出白色硬盒装的维珍妮凉菸,抽出一根递给我。
我把滤嘴前面的菸草慢慢地推出来,然后,用撕碎的大麻叶塞回去;这是好几年前在印度锡金遇到的德国年轻人教我的,他的动作俐落,像是表演魔术般,在极短的时间内就能把整盒菸变成大麻菸。跟他比起来,我简直像是手法拙劣的小丑。
昏暗的光线下,我看不清楚她的表情,不过对这整个过程,她似乎也习以为常,安静地在一旁等待着。
「どうぞ!」我很刻意的用日文说
她不发一语的点起回到她手上的菸,毫不客气地吸了一大口,感觉像是要吸到肺的最深处,在把菸交给我之后才仰起头将刚刚吸进去的烟缓缓地吐出来。
「这真的是学习瑜珈的人吗?怎幺好像有什幺已经偏斜掉的感觉…..」在吸进第一口菸时,我忍不住这样想。
「すごい……」她轻声的说,但那到底是在称讚什幺呢?我们轮流抽着,为了方便传递,我和她不再保持距离,互相倚靠着身体……
然后,背景音乐像被顽皮的小孩偷偷的调升音量般,越来越大声且立体。时间的感觉也开始变得不均匀,有时以极慢的速度流动着,有时又恢复正常。喉咙深处强烈感到口渴……
「哈~哈~哈~」忘了说些什幺却都莫名觉得好笑。
我们彼此嘲笑对方,越来越开心,甚至玩起无聊的游戏。
「你能把烛火吹熄吗?」她指着3公尺远的精油蜡烛。
我使劲的朝帐棚吹气,但那烛火却连方向都没改变过。
「哈~哈~哈~」 Megumi像是在嘲笑我的愚蠢。
「你试试看啊!」我不服气的说
她优雅地伸出双手,握起拳头,右上左下的叠着,慢慢地靠近嘴巴,然后,隔着拳头,认真的朝蜡烛吹了一口气。
那看起来就像天真无邪的小孩,让.人.心.动。
日本写真女星与瑜珈老师
当然,那橘色的火焰依旧顽强的屹立在那里,我们继续笑着……
接下来,我所能记住的并不多,脑袋像是被谁恶作剧般连续的用摇控器关掉、打开,on 跟off不断的切换……
我记得,她突然躺下,望着夜空说:「你看,好漂亮的月亮和星星!」
也记得,她对我说着一堆我完全听不懂的日文。
还有……拥抱!
当时的光线、大麻的味道、她的温度、我们的笑声、背景的音乐,那些实际存在的感觉是巨大且强烈的。
只是
那些事件的记忆不但破碎,好多片段,我甚至无法确定那是真实发生过的还是当时抽大麻后凭空所想像出来的!
引用来源:
日本写真女星 与 瑜珈老师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